欢迎访问中国老战士网! 共产党人  |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回忆 >

八路军老战士口述:平型关打得敌人没处躲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02
摘要:那是1937年9月,红军改名以后开赴抗日前线,深入敌后游击。平型关这一仗呢,开始的时候整个八路军呀,不宣传上前线。就是不要宣传是红军,就是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所以三个师从...

那是1937年9月,红军改名以后开赴抗日前线,深入敌后游击。平型关这一仗呢,开始的时候整个八路军呀,不宣传上前线。就是不要宣传是红军,就是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所以三个师从陕西出发,经过风陵渡过河,过河以后到侯马坐阎锡山的火车。当时的情况就是运八路军,所以我们从风陵渡过河坐火车,过了黄河以后就到山西侯马上车,其他的部队一个没有,就是专运八路军而且特别要保密,不能说八路军、红军。我们从侯马上车,上阎锡山的火车,就是八路军上前线,侯马上车到山西原平下车,下了车以后直接赶到平型关,赶到平型关以后,我们是工兵连嘛,保障分队嘛,到了以后呢,部队都布置好了。我是工兵连青年干事嘛,连长是王耀兰(南),就派了一班挖指挥所,师的指挥所,挖好以后就隐蔽休息。到早晨8点钟左右,敌人来了,这个时候,林彪就三个团嘛,一一五师两个旅嘛,教三旅、教四旅、教三旅两个团,教四旅是徐海东的那个旅。在那个山沟嘛,有十来里,六八五团、六八六团、六八八团三个团摆开以后,就埋伏好了,这个时候,发现敌人来了。我们没有吭气,最后六八八团报告敌人进来了。

日本鬼子开始进来都是背着枪,坐着车,大摇大摆地走,快到平型关以后呢,前面一个连,是扛着日本的大杆枪,后面都是坐车;结果进到我们的伏击圈。敌人进来了,徐海东的那个旅报告说,敌人进我们的口袋了!林彪就下命令,把口袋扎紧,一个也不让跑掉!这才发起信号,发起攻击,我们工兵连把指挥所修好以后,我们站在沟的上边,20多米高的土坎的上边,敌人进来了,就全面打响了,整个部队开始了,全用手榴弹、轻重机枪射击。敌人在车上还没有来得及下来,就炸死在车上了,山沟里呀,都是烟,炸弹炸的都是烟呀,浓烟呀,什么也看不见。最后是拼刺刀,猛冲上去,跟鬼子拼刺刀,短兵相接。我们工兵连做好指挥所以后,开始向指挥所100米前面那个山沟高坎扔炸弹,往沟里扔,我扔了三箱炸弹。那个时候炸弹特别响,特别高兴,一直打到下午两点多钟。日本鬼子顽抗,打得日本鬼子躲也没有地躲,逃也没地逃。但很顽强呀,宁死不缴枪,跟你拼。最后六八五团,有个老爷庙嘛,日本鬼子拼命往那儿逃,跟六八五团争这个老爷庙,打得非常激烈。

日本鬼子穿着大皮鞋,那天又下着小雨,那个山坡路滑,他穿着大皮鞋,我们的部队穿的都是草鞋、布鞋。我们最后抢下高地,最后把敌人压下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把敌人全部打光了。打完以后,满沟都是烟,浓烟呀,敌机就在附近转了一转就走了。看不见。它看不见下面就走了。两个来小时就把敌人坂垣师团全部消灭了,一个活的没抓住,日本鬼子不投降,死不缴枪。最后我们工兵连打扫战场嘛,有一个日本鬼子腿也伤了,胳膊也伤了。我们就把他弄在担架上,抬着走,结果怎样呢,他就不让你抬,他穿了个大皮鞋,他一脚踢我们一个卫生员,踢死了,踢他下部了。最后也把他(鬼子)给砍了,不要了,由于情况紧张嘛。所以这是在战斗结束这个时候哇。杨成武他不是干部团嘛,他在灵丘狙击敌人,保证平型关战斗胜利,防止敌人增援。

平型关战斗结束以后,我们就撤了,一直撤到哪里?我们撤到五台山,师指挥所在五台山,我们工兵连就驻五台山脚下,休息了。这个最后是什么呢,日本鬼子就追来了,他首先是侦察来了,当时日本鬼子弄不清是什么部队,为什么那么顽强?最后他那个侦察,那个日本鬼子把我们牺牲的同志挖出来了,挖出一看,看到是穿着草鞋,查来查去是八路军,原来是红军。从那以后,日本鬼子到哪里首先是说“八路的有没有?”不管走到哪里首先问有没有八路军,当时平型关大捷以后呀,全国老百姓呀,都认为中国只要有八路军,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中国就不会当亡国奴,平型关大捷振奋了中国人民。

广阳伏击战

打平型关以后,我们撤到五台山,到那休整以后,快到了10月份了吧,因为时间记不清了,这个时候,我们师部从这个五台山撤了以后,通过平汉线,正太路,把火车都炸烂了,过了以后到广阳。广阳是跟一二九师一部分和一一五师一部分,在广阳消灭日本鬼子一个大队,日军从雁门关过来的,它想包围娘子关,娘子关有什么呢?有国民党两个师,是川军的两个师在那儿。日本鬼子包围过来了,所以听说林彪师长就通知了这两个师下来了,要不然就叫包围了。当时是友军嘛,就撤下来了,这个广阳战斗打得也是很惨呢,把敌人打散了,最后我们到广阳那个山沟有老百村庄,结果晚上我们进村的时候,都跑了,有的老头没有跑,我们工兵连驻的那个地方,老百姓就告诉我们有一个兵,不知道是中国兵还是日本兵,在一个草垛里藏着呢,最后我们把他找出来了,他是一个满洲人,也不懂他的话,最后送到师部去了。这是广阳战斗,这个广阳战斗的过程中间,就在地里有个大坟堆,有一个日本鬼子有一挺机枪,挖了个坑就在里头,跟你抗着,师部、警卫连就消灭他,伤了十几个人,因为鬼子打枪打得准呀,他又利用了开阔地呀,最后我们工兵连把他打下来了。广阳伏击战迟滞了日军进攻太原的行动。

跟日本鬼子的直接战斗就是平型关、广阳,我那个时候在工兵连,这是我参加抗日战斗中最突出的几个战斗就是这样子的。所以以后,部队就撤下来了,撤到哪里呢?撤到临汾。

关于林彪负伤问题

广阳战斗以后,部队一直开到洪洞县。1938年春,开春以后哇,日本鬼子又向孝义、汾阳进攻,阎锡山部队正在石口镇防御,一一五师就到了孝义、汾阳了。又消灭日本鬼子一个大队,缴获十几匹大洋马。林彪嘛,不是一一五师师长嘛,装备骑兵连,日本那个大洋马,战斗结束以后,休整中间,林彪就带着这骑兵连到石口镇,石口镇是阎锡山防区,在一个土公路,林彪骑着个大洋马,戴着日本那个帽子,很威武的,向石镇走去,结果怎么呢,阎锡山的部队不知道,没跟他联系,据说是不知道。他们认为是日本鬼子来了,就开枪射击,林彪就负伤了,林彪是这么负伤的。阎锡山知道后,就派人看望林彪。林彪被送回延安去了,从那以后林彪又到苏联养伤去了。他不是也参加了苏联的卫国战争,这―段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我们工兵连是保障分队嘛,是修工事,修指挥所,工兵连就是这样子。

1938年,日本鬼子就占了山西的铁路,一一五师休整,在孝义、汾阳那块儿休息,休整以后部队就扩大了,就编了一个工兵营,师部组建了一个教导队,我从工兵营就调到教导队去了。1939年7、8月份就在教导队毕业了,又把我分到晋东南总部,爆破训练队,化学爆破训练队,训练了3个来月,毕业了。1940年就下太行山了。

(摘自张军锋主编:《八路军老战士口述实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