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老战士网! 共产党人  |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缅怀 >

领袖也浪漫:毛泽东手捏红玫瑰迎接外国领导人

新闻来源:党史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27
摘要:1956年9月底,苏加诺总统应毛泽东主席的邀请,到中国来访问,受到了热烈欢迎。领袖自有领袖的风采,诗人自有诗人的气质。毛泽东手里捏着一枝红玫瑰,带着一脸灿烂的微笑,迎着苏加诺...

1956年9月底,苏加诺总统应毛泽东主席的邀请,到中国来访问,受到了热烈欢迎。领袖自有领袖的风采,诗人自有诗人的气质。毛泽东手里捏着一枝红玫瑰,带着一脸灿烂的微笑,迎着苏加诺总统走来。

领袖的风采、诗人的浪漫,毛泽东手里捏着一枝红玫瑰,带着一脸灿烂的微笑,迎着苏加诺总统走来。

总统说,有了北京饭店服务员,以后不再带自己的服务人员。有银烟盒为证。

北京饭店的员工和全国大多数普通百姓一样,在解放初期,对于毛泽东的理解是——“人民领袖”,“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后来才知道毛主席还是一位大诗人。领袖自有领袖的风采,诗人自有诗人的气质。北京饭店员工能够有幸一睹领袖风采与诗人气质相结合的毛泽东,还是在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访华之时。

印度尼西亚被称为“千岛之国”,风光秀丽,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国家。可是在近代,印度尼西亚受到了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蹂躏和摧残。印度尼西亚在取得民族独立后,在苏加诺总统的领导下,高举反帝反殖的旗帜,国际声望日益提高。尤其是作为亚非会议的发起国和东道国,苏加诺总统坚持团结反帝,受到了各国人民的好评。1956年9月底,苏加诺总统应毛泽东主席的邀请,到中国来访问,受到了热烈欢迎。毛主席亲自陪同苏加诺总统乘敞篷汽车沿长安街接受群众的夹道欢迎,一直驶进新华门。考虑到住在便于两国领导人随时交往,总统被安排在中南海勤政殿下榻,这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苏加诺总统访华的重视。

为了表示主人的热忱,毛主席为苏加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席间,两位领导人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苏加诺看到毛主席抽烟抽得厉害,就开玩笑说:“在抽烟方面,毛主席堪称第一,从抽烟中看到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56年10月2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设国宴招待印尼总统苏加诺,北京饭店服务员在席间服务。毛主席知道苏加诺爱吃辣椒,就说:“但在吃辣椒方面,我就不如苏加诺总统。”

宾主的幽默,引起了一片友好的笑声。

为苏加诺服务的仍是北京饭店的职工,其中有四名厨师,三名服务人员,王松年也在其中。苏加诺此次访华所带的贴身侍从只有两名。苏加诺总统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而且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他曾经到圣地麦加朝觐过,被印尼人民尊称为“哈吉”,是一位很讲仪容仪表的人。此行,他带了许多衣服。苏加诺的侍从们要求中方服务员人员在洗熨这些衣服时,衣领必须浆硬、衣服洗熨后不能叠,无论是西服、便服全部要挂起来。交待完了衣服,他们又搬出了一只大箱子,里面全是苏加诺总统穿的鞋,并说鞋也由中方服务人员负责管理。至此,为总统服务的工作就全由中方服务人员承担起来了。这么多的衣服和鞋,应当怎么管理,这本来是个难题。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以及鞋帽衣服怎么搭配,不仅有礼仪问题,更有难以确定的个人喜好问题。但是这难不倒北京饭店的服务人员,他们向来以出色的管家服务而著称。在苏加诺总统访问中国之前,他们就从有关部门调来大量资料,详细研究分析苏加诺总统的着装爱好、生活习惯,做好了服务方案,因此,他们心里是有数的。每天清晨,他们就和苏加诺的两名侍从,选好衣服,配好鞋帽,请总统过目后,再根据不同时间、不同场合、不同地点的要求,把这些成套的服装一一编上号,到时依编号顺序拿就行了。仅此一件事,苏加诺的两位侍从就对北京饭店的员工大为称赞。

不仅是由于地利之便,更是因为重视中国与印度尼西亚的关系,住在中南海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常来拜会苏加诺总统。朱德副主席,周恩来总理都到勤政殿看望过苏加诺总统,有时和他亲如一家的谈谈天,有时一起进餐。

一天,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匆匆赶来通报说:“毛主席要来看望苏加诺总统。”

大家一听赶快做准备。毕竟是北京饭店的精兵强将,不一会儿,准备工作就做好了。苏加诺总统也急忙整理衣冠,修饰仪容,然后匆匆从屋内走出,准备到门口迎接毛主席。恰在这时,毛主席已经到了,两人在走廊中相遇了……

服务人员一见毛泽东主席,都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眼前的毛泽东和他们见过的毛泽东大不一样,不是那位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的毛泽东,不是那位胸中自有雄兵百万,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毛泽东;也不是那位站在天安门城楼,宣告新中国诞生或是挥着手,高呼“人民万岁”的毛泽东;此时的毛泽东手里竟捏着一枝红色的玫瑰花,一边随意拈动着,一边带着一脸灿烂的微笑,迎着苏加诺总统走来,也迎着北京饭店的职工们走来,那神情有如在花园中漫步、又如去老朋友的舍中小坐闲谈。此情此景,已使迎上前去的苏加诺总统喜不能胜,毛泽东径直走进总统的卧室,把那支红玫瑰放在了苏加诺的枕榻上,更让苏加诺总统激动不已。这时,两位领导人都会心地笑了。北京饭店的员工都很激动,在这一瞬间,他们不仅目睹到毛主席那领袖的风采,而且还看到了他那诗人般的浪漫气质。那时中国的报刊和广播上都按印尼人的习惯,把苏加诺称作“朋加诺”,意思是“加诺兄”,毛主席的这一超乎常规,出于所有人意料的行动,恰如其分地体现了只有兄弟之间才有的亲密无间、不必拘泥礼节而又情深意长的友好关系。

毛主席用一枝玫瑰花,把两位领导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许多。苏加诺总统对毛主席滔滔不绝地讲开了知心话,从两国关系到他对亚非拉形势的看法,无所不谈。毛主席也谈兴很浓。北京饭店的服务人员说:“毛主席送给苏加诺一朵花,那是中国印尼友谊之花,我们只是普通人,添不了花,就为这中国和印尼的友谊之花添一点叶吧。”

他们为两位领导人奉上了香茶。

1956年国庆节来临,照例,国庆招待会仍是由北京饭店承办。这一年的国庆招待会规模空前,时逢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参加“八大”的各兄弟党代表团都应邀出席了宴会。正在北京访问的苏加诺总统和尼泊尔首相坦卡?普拉萨德?阿查里雅夫妇也光临了这次盛宴。9月30日下午6时宴会开始,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几乎全部到会,与会总人数达3100多人,占用了宴会厅、中餐厅、西餐厅、舞厅和西七楼五个地方。宴会开始前,周恩来总理、陈云、彭德怀、李富春、乌兰夫副总理等在西楼大门内迎接来宾。陈毅、贺龙、李先念副总理在中楼大门内迎接来宾,邓小平总书记在西七楼大厅门口迎接来宾。宴会开始时,周总理用通向各厅的传声系统向全体来宾致词。致词提前用英、法、俄、印尼、阿拉伯、日本六种文字印好,在总理讲话时分别发给各国贵宾。晚八时,毛主席和朱德副主席、刘少奇委员长、周恩来总理亲自陪同苏加诺总统和尼泊尔首相夫妇到各厅和来宾会面。苏加诺总统非常高兴,接过北京饭店的服务员为他斟上的美酒,频频举杯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繁荣昌盛、祝两国人民的友谊不断发展。

离京前,苏加诺总统亲切地对北京饭店的服务人员说:“我出国访问喜欢带本国的服务人员,因为他们了解我,他们的服务我很满意。可是来到北京后我发现,中国的服务员更令人满意。中国的服务人员更热情更周到,我下次再到中国来,就不带自己的服务人员了。”

苏加诺总统又拿出一批闪闪发亮的银质烟盒,赠送给服务员们。大家都婉拒说,为苏加诺总统服务,是很荣幸的事,能得到总统的褒扬,就是很高的荣誉了,这样贵重的礼物实在是不好意思接受了。这并非客套话,苏加诺总统对北京饭店员工的赞誉不就是最高的奖励了吗?但是苏加诺总统的一片真诚,也不好损伤。最后,经外事局特别批准,为苏加诺总统服务的人员还是收下了这些寄托着中国印尼友谊的、闪闪发光的银质烟盒。

本文摘自《北京饭店传奇》, 边东子著,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